東引甌越

不断学习, 与时俱进.

嗨,我是孙亚洲(@sunyazhou13),一名来自北国冰城的iOS开发者,也搞过一些mac.现居帝都北京.开发数年有余,没有为往圣续绝学深感惭愧,始于2016.望诸位同仁多多指教.


船与灯塔

前言

荷兰🇳🇱被称为”海上马车夫”,今天讲述的故事与海上马车夫的有关的爱情故事,但它属于东方,属于中国。

船🚢

它是一搜小船,船上有两只船桨,这艘船从驶出造船厂的时候,就被定义为普通货物运输船只,载重不超过1吨,造这艘船的主人希望能靠这只船养家糊口,但又舍不得花更多的钱买好的木料来制造它。

灯塔

这是一座集成很多高新科技的灯塔,塔基可以在海上漂浮,自动平衡系统让他在海浪的动荡中稳如泰山,灯塔的父母距离这座新的灯塔不远,形成海上灯塔群,发出很强的激光束,指明航线方向,这坐新的灯塔还能发出加密的无线电信号,这座灯塔通过自身的太阳能外壳和风力发电机提供电力,还能通过坐落于港口海岸线的父母灯塔群无线传输电力给自己充电。只要她觉得电力不足,她就可以移动回父母灯塔群的无线充电有效范围补充能量,在众多灯塔群中,有两座地面灯塔为她提供稳定的电力输送。这座灯塔很幸福。但这座灯塔喜欢游弋在距离父母灯塔不远的浅海区,距离灯塔不超过几海里的范围内。

邂逅那只船

同在浅海区,有一天这只船在海上的一次风急浪高的夜晚迷失了方向,那只移动的灯塔发现了它,并回应了灯光交换信令,渐渐地,这艘船能识别这个灯塔发出的灯光束,船渐渐地喜欢上了这座移动的灯塔,这座灯塔也很钦佩这艘船,他能在如此大的风浪中屹立不沉,可是船自己深深地知道,自己是载货船,只有通过拉更多的货才能让主人把自己改造成更大的舰船,灯塔看出了船眼中的迷茫,说:”你可以留在浅海区,拉着普通的货物,我的灯塔父母那里是一座港口,他们也许有些小的货物可以给你”,船心里也很想留在这座灯塔附近的港口做一些普通的货物运输,可是船出身寒微,怕被灯塔父母看不起,加之这座港口的贸易很不透明,只有有关系的船才能得到好的货物,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决心一定要成为一艘旗舰,才有资格去这座港口拉重达几十吨的集装箱,去赢得灯塔父母和灯塔的尊重。就这样那天的风浪过后,船离开了这座灯塔,去了很多像这只小船组成的小船群队。

海上漂泊

在大海上运送完全超载的货物,过着漂流的生活,举目无亲,背井离乡,由于每次都拉超载的货物,船每次都打肿脸充胖子的运自己运不动的货物,每次触礁都撞得遍体鳞伤,渐渐地船学会了自我修复和疗伤,就这样船的主人赚了第一桶金,打算改造升级这艘木船,把他变成一艘铁甲舰船,去掉了双桨,还用发动机提供动力,这艘船的灯光系统不知为何,对那座灯塔发出的光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识别率能达到200%.可是对其它灯塔的光束识别基本50%都达不到,船主人对这套灯光系统简直食之无用弃之可惜。可是船自己满足,知道灯光识别系统还在我就不会失去方向,我就能运送更重的货物,我就能看到那座灯塔,那座悬浮的灯塔。

刚货运不久,船给灯塔发出了无线电信号,请求灯塔能否和她一样来这座大的港口指名方向,船内心是没有底的,不知道新的港口是好是坏,只是这里的贸易很发达可以积累更多资本,灯塔发来反馈信号,表达了灯塔不想来到新港口的意愿,船很伤心,也很无助,伤心的是自己太弱小,无助的是就算灯塔来了船也给不了灯塔需要的一切电力和希望。不过船内心没有放弃,只要努力才能得到那些需要的一切。

第一次运送货物回到港口,船身已经从木板换成了轻型铁甲,可以运载不超过10吨的货物,当他第一次回到港口时,灯光系统识别那座灯塔发出的光束很精准,甚至光的色彩都可以模拟变换,用船的心里话说,我甚至可以识别那座灯塔光闪烁快慢,闪烁次数分别代表什么意思,以及最重要的是我能解密出她发出的加密信号。那座灯塔也很高兴,那艘很不一样的船回应她的速度很快很精准,也许这座灯塔的光线专为那艘船而发。

船停靠在港口一周时间,然后又要再一次的出海航行,船这一周想了很多,”我纵然能运重10吨的货物,可是马达还达不到指定的节数,速度不够快”(节 是指船只航行速度的单位,类似汽车的马力是多少匹),就这样道别了灯塔又开始扬帆起航。

在海上航行的时候,船一直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些美好,是因为过上更好的生活吗?是为了把自身打造成旗舰去拉货吗?还是因为贫穷我需要自我救赎的脱贫致富?

在航行中,船会间隔一定时间给灯塔发送无线电波,从而证明他的存在。

在航行的几年中,灯塔很孤独,船也一样孤独,突然有一天船从其它船那里得知灯塔旁边出现了一座新的灯塔,船伤心了,自己没有机会去灯塔父母那里赢得他们的尊重了,于是船卸载了旧的灯光识别系统,卸载了无线电台收发器。直到一段时间以后船换上了新的无线电台和灯光系统,从光谱中删除了那座移动的灯塔的全部信道和交换秘钥,从此失去了一切和那座灯塔的联系。

每次运送货物的周期大概需要在海上航行一年,每年船都会回到浅海区的港口一次看望那座灯塔,远远的望着她,但那座灯塔心里了解,那艘船一年一定有一次会回到这里,只是它不发出光而已。

突然有一天船听说新建在悬浮灯塔旁边的新灯塔因为施工时间紧任务重导致质量不合格而坍塌,船为那座悬浮的灯塔深深地捏了一把汗,她没事吧?我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跟她说句话,安慰一下她,可是我的无线电系统中已经没有了她的信道和交换秘钥。我比她都伤心,在她需要我的光束的时候我居然发不出来任何她需要的光束,让我唯一能有欣慰的是,她还有父母灯塔为她提供地面电力输送,保障她没有被坍塌的风险。

就这样时光过了4年2个月,在这四年中船在每个航行的夜晚时不时的做同一个梦,梦到那座移动的灯塔在发出寻找他的光束,他回应了这灯塔以同样的光束和无线电信号,互相拥抱着哭泣。每次梦里醒来,船的眼角里含着眼泪(当我写到这里时眼角里已经流出了眼泪),每次醒来船都会发出一次信号,记录下时间,就这样4年中梦到了灯塔15次,每次都是很伤心,船也许永远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永远忘不掉那永不磨灭的电波,怎么永远也没有机会赢得属于自己的尊重,船的四年中不断完善自己的缺陷,把自己从轻型铁甲舰升级成了巡洋舰,但船的内心依然没有丝毫的高兴,即便自己能拉千吨货物,万吨排量,几千节速度,成为战列舰又能怎样,能换回那座悬浮的灯塔吗?不能,因为船很失败,一辈子也许都是载集装箱的命运,运更多的货物,船沉默了,船很想击沉自己永远沉没。

船试图启用新的灯光系统尝试发出那座灯塔需要的光束和新的无线电台接收系统,从其它友船那里找到这座灯塔信号频道和光谱。不久收到了悬浮灯塔的应答,船内心很矛盾,很高兴,很心酸,很无助,得知那座新灯塔倒塌后海洋总署联合地面港口以及父母灯塔,为悬浮灯塔建造了一座新的灯塔,并且用钢缆固定塔基,让她不在孤独,不在风浪的洗礼中摇摆不定。

灯塔也许不知道船的灯光系统中只换了灯芯和灯罩还有线路,灯光的芯片依然还是原来的芯片,只是现在仅仅能识别90%的那座灯塔光束。船的内心是替灯塔高兴的,她终于有了她想要的一切。但船也许很伤心,他的那座灯塔已经倒塌了,再也不能在海中为船指明方向了,船也不得不找下一座灯塔…

结尾

这艘船叫”良工”号。

真人故事改编,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最近的文章

iOS键盘动画细节

前言很久没写技术文章里,本篇记录了一下一个键盘弹出的小细节动画,像微信一样流程 上图 动画细节代码细节核心主要是通知中的一些key 动画时长 动画的出现方式 … 下面的通知是接收 键盘将要出现的通知UIKeyboardWillShowNotification [[NSNotification …

于  iOS开发, macOS开发 继续阅读
更早的文章

iOS中CPU线程调试高级技巧

前言最近在开发直播,发现CPU性能被打满后导致CPU降频,发热严重,然后卡顿… 为了定位这个问题我们花费了至少 3天的时间 一点一点跟踪CPU的线程代码,当遇到C++的thread的时候没有符号表,只能看见一坨对象地址,除此以外连个方法名都没有的时候真是手足无措.本篇介绍一个高级调试 方法,使用符号 …

于  iOS开发, macOS开发 继续阅读